用户名 密码
注册 城经网欢迎您!!!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您所在位置> 城经网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
明清时期儋州进士连出 “进士首儋尾亦儋”成为佳话

2017-11-15 11:04:35 来源:都讯网 简繁转换 打印内容 关闭网页
字号:T|T

  明清时期儋州进士连出

  “进士首儋尾亦儋”成为佳话

  在儋州市峨蔓镇笔架村委会附近的一片杂草丛中,有一道灰黑色的石门隐藏其中。尽管看似不起眼,但这道石门已历经几百年风吹雨打,它的名字叫尚书坊,明代时为纪念薛远而建。向南30多公里外的王五镇徐浦村,也有一块经历了百年的石头,安静地躺在路边,没有多少人知道,这块石头是清代“野鹤进士”黄河清的下马石,传说中他的文章有回天之力。向东30多公里外的光村镇兰山村,一座石庙同样有着近百年的历史。庙周围草绿树茂,庙高与一名成年男子身高相仿。庙里供奉的人叫王云清,村民至今都能讲述他的故事。

  薛远、黄河清和王云清都是儋州人,他们在各自的朝代都高中进士,但之后的命运却不尽相同:出生于明代(1414年)的薛远从政,成为了海南第一位尚书郎;而出生于清代(1721年)的黄河清返乡执教,成为有名的诗人、教育家;同样出生于清代(1859年)的王云清则是海南最后一位进士,最后也返乡执教。□南国都市报记者张宏波

  海南第一位尚书郎

  ——薛远

  薛远故里。(资料图)

  薛远出生于儋州峨蔓,原籍安徽无为州(今称无为县)。他的祖父薛祥是明朝开国功臣之一,为官清正廉明,后被陷害致死。按明朝律法,薛祥死后,他的子孙均被放逐到海南,薛远的父辈就这样来到了海南。

  史籍记载,薛远曾就读于儋州宜伦学校。明正统七年(1442年),28岁的薛远从儋州考中进士,初任户部主事,再晋升郎中。“薛远在海南的事迹不多,因为考中进士后,他就一直在外省做官。”从事儋州文化研究多年的谢有造说。

  天顺元年(1457年),薛远奉命出使交趾(现越南一带),这时的交趾不甘心臣服于明朝,经常搞小动作,给明朝出难题,薛远这次出使也面临种种困难。不过,因为在这次外事活动中表现出色,薛远回到朝廷后,由正五品的户部郎中晋升为正三品的户部侍郎,这在当时的琼籍官员中已算是首屈一指了。

  天顺五年,位于黄河边的汴梁(今开封)遭遇了一次空前的水灾。这时,薛远临危受命,由户部侍郎改任工部侍郎,前往治理水患,可见皇上及朝中大臣对他的倚重。事后,薛远回到京都,升任户部尚书。

  后来,新帝继位,设立了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——西厂。因为西厂祸害忠良,杀人无数。当时的薛远和朝中许多大臣都对西厂的行为非常愤怒,也非常忧虑,并多次对皇帝提出要废掉西厂,但皇帝却一直没有采纳。而西厂也把薛远等大臣视为仇敌,欲寻衅加害。

  劝谏无果后,薛远等几位大臣便一同辞官。之后,薛远将其在琼家眷迁回原籍无为。这时薛远已经63岁,他为明朝整整服务了35年。史籍中评价他为官数十年,食不兼味,家无长物,自始至终,廉洁从政,为自明朝以来的琼籍官员树立了良好的榜样。

  有官不做的“野鹤进士”

  ——黄河清

  黄河清墨宝。(资料图)

  黄河清出生于儋州徐浦一个书香之家。自小便聪颖勤奋,开蒙时学习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等,七岁就能诗善联。后来勤读《四书》、《诗经》等,“日诵五百,过目不忘”,是徐浦一带有名的才子。

  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,黄河清高中恩科进士。他的名字也被刻入进士碑林的石碑上,成为儋州籍第一个立碑于北京城的进士。可当乾隆皇帝派钦差请他出仕时,他却藉由诗句“笼鸡有米汤锅近,野鹤无粮天地宽”婉拒,“野鹤进士”的称号由此而来。

  谢有造说,清代儋州士子将精力全部投入在读书上,轻视经商货利之事,日子清苦。加上儋州距京城有万里之遥,应考费用让许多士子难以承担。而因为经济原因,终身无法参加科举考试的士子,在儋州并不少见。

  黄河清了解儋州士子的困窘。回归故里后,他设帐收徒,办学堂、兴教育,执教时间长达四十余年。选才时,他非但不歧视贫困学子,对勤奋苦学者,常常以粮食赈济他们。黄河清的事迹誉满琼州大地,当时岛内许多学子不远百里,来拜黄河清为师,他们中不少人后来都成为了秀才、举人。

  黄河清的努力得到了知州的赏识,知州请黄河清掌教载酒堂(东坡书院)。一有闲暇时间,黄河清就前往授课。一时间,书院求学者数千人,座不能容。黄河清还与知州商量置买学田,筹集应考基金,保证学校日常经费和学子应考费用。据记载,当时儋州每年参加乡试的人数达到八九千人,考中的人数居于海南之首。

  “黄河清还是一位诗赋大家。”谢有造说,黄河清一生写下了大量诗赋、楹联、民歌、书信、书法,这些作品是海南文化的宝贵遗产。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,有一年海南大旱,近一年没有下雨,当时的黄河清写了篇《祈雨文书》,道士读罢祭文,之后徐浦一带大雨倾盆,普降甘露,自此人们称赞黄河清的文章有回天之力。

  海南最后一位进士

  ——王云清

  王云清讲学的兴文学馆。(资料图)

  王云清生于兰山村一个农民家庭。出身寒门的他天资出众,童年时已是地方上小有名气的嗜古博学之士。后来,王云清不负众望,通过童试,考中秀才,成为家族的荣耀。

  但之后,王云清三次应考乡试都榜上无名。但他并没有放弃,功夫不负有心人,光绪十一年(1885年),王云清考中举人。后来,他两次参加殿试,由于种种原因未中进士。直到光绪十八年(1892年),王云清重返北京参加殿试,才走完科举程序。

  王云清通过殿试后,钦点知县,分派湖北等候委任。王云清身为即用知县,与一般的候补知县不同,他可以优先补缺。奈何清朝官场上仕途拥堵,他在湖北一等就是六七年。漫长的等待淡薄了王云清为官的念头,当上级准备拟文委任他署理知县时,他却决定放弃了。之后,王云清返回儋州。

  回乡后的王云清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儋州的教育事业上。他推崇以儒家礼法、伦理为核心的宋学,并根据儋州有东坡遗风的情况,专意阐发东坡在儋州传播的学说。诸生听了王云清的教导后,都心悦诚服,儋州向学风气也随之蒸蒸日上。

  王云清不仅重视学生的教育,还很注意学校以外的教化。他曾作《戒忤逆文》一文,抨击子女虐待父母的世情,劝导孝敬赡养父母。《戒忤逆文》写得入情入理,很快传播开来,对净化当时儋州的社会风气起到了一定作用,一些私塾教师甚至以它做教材。

  王云清还精通山歌、善写诗文,《民国儋县志》收录他的诗作有114首。此外,王云清还主持编修儋州志,为儋州文化做出很大贡献。遗憾的是,志书付梓未完,就遇上民国初年的动荡时局,志稿受焚,只有一篇《儋耳赋》和前后序得以流传下来,后人称之为《儋县志初集》。

  旧事新说

  他们的故事已是历史

  他们的精神永不过时

  科举时代,一地的科举成绩与这个地方的文化水平密切相关,甚至可以说它是这个地方文化发展程度的标尺,代表着这个地方的文化地位。谢有造说,儋州文化从宋代较早兴起,占据海南文化高地,出现海南第一位进士符确。到明清时期,儋州科名兴盛,黄河清、王云清等不断涌现的才子又谱写了儋州文化历史篇章,反映出明清朝代的儋州仍是一方文化热土。

  王云清以后,海南再也没人中进士,他成为海南最后一位进士,“进士首儋尾亦儋”的赞语就这样回荡在了琼州大地的历史长河里。

  斗转星移,尽管时间流转百年,但三位才子依旧为后人铭记。在薛远的出生地——峨蔓镇笔架村,村里建起了薛中郎祠,供村民和来往的人们瞻仰祭拜;在黄河清的故乡——徐浦村,黄河清的墨宝依然可见,他的故居斑驳却不失风味;在王云清的家乡——兰山村,几乎每一个人都能说一些王云清考进士的故事,人们将他视为骄傲。

  除了他们的事迹,他们带给后人的,更是一种榜样的力量。薛远为官清廉,刚正不阿;黄河清淡泊名利,潜心教育;王云清持之以恒,热心教化,三位进士身上体现出的精神,在今天看来,亦不过时。而这些精神,也将激励着儋州人走向明天。

  声明:城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  • 编辑:Weli

城经综合

图片报道

生活综合

科技综合